分享到: 收藏

上瘾是一种病吗?|今日心理学
2015-02-01 19:31:49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Joseph A., M.D. Shrand 哈佛大学医学博士,用I-M模型来探讨上瘾。
上瘾是一种病吗?那些和我一起在“城堡”项目中工作的孩子对毒品酒精有病理性的反应吗?上瘾的疾病模型广为认同,这对于提升对健康工作者和立法者所需的关注,到是起到了很好的效果。而我担忧的是,这个模型会持续污名化我的患者,那些上百万与成瘾抗争者的人,他们被指作有病的人。
很多年以前,我们用“残废”一词来形容患病的人,尤其是因慢性疾病丧失行动能力或是先天残疾的人。上瘾也被视作是慢性的,由此,在人的一生中都要警惕复发的可能性。疾病模型支持了这样一种观念:上瘾的人处于难以自控的身体状态,他们不该被责备,不该被视作当今社会中形同贱民或麻风病人一样的存在。上瘾是一种病,并不是道德问题。
然而残废这一词也可以被拆解到它的组成词素:不-完整。残废被定义为有缺陷的,不正当的,没用的。隐含的意思是,我们所做的努力,是为了让与成瘾抗争的患者完整起来。这个模型的阴暗面在于它把医学上的疾病模型归结成了上瘾的症状。



像其他疾病一样,人们无需对疾病本身负责,但他们需要为疾病治疗的情况负责。一个糖尿病患者不会因糖尿病本身而受责怪,但却要对自己是否注射胰岛素,控制好了血糖和注意饮食而负责。上瘾也不例外,我的病人要管好自己的行为,要为是否使用海洛因、酒精或是大麻承担责任。即使患病,也不代表社会默许你可以随心所欲了。
然而对于你所处的状态,疾病意味着打破平衡,造成不适感,并且役使身体的其他部位来回应这种不适。风险在于,疾病模型本身会造成了恶循环,使人长期陷入越发残缺、不完整的怪圈。
然而,上瘾真正的影响不在于患上这种“病”的人,而在他们身边的人。疾病模型的失败之处在于,它没有意识到:没有什么病是无端发生的。隐者在人际关系中也容易受到伤害,越来越疏离的交际让隐者陷入被隔离的境地,同以前麻风病人的遭遇相似。
因此,我们要如何来坚持这样一个观点:毒品、究竟成瘾不是因为个人缺乏道德,也不是因为他们人格不健全、有缺陷。倘若上瘾无法根治,我们怎样使疾病模型看上去更有希望,更加清晰。有一个办法就是去重新定义,不光光是我们对上瘾者的看法,还有我们对人这个整体的看法。如果我们消除对他人的指指点点,这一切将会变得怎样。与其去评论,“那个人本可以做得更好。他到底怎么了?” 为什么不去相信他已经那时那刻已经做到了最好,并且在这些人身上,永远有改变自我,在未来做出正确决定的可能性?这就引出了我创造并在“城堡”项目中不断发展的模型,叫做I-M方式。把人视做处于I-M – 此刻最佳的状态中。
I-M模型试图说明人试图在每时每刻都做到最好。这极富争议,但它可能改变人们看待彼此的视角。如果一个人确实处于I-M状态,尽其所能了,当身体大脑针对所处的状况做出了最好的反应,我们会怎么去看待疾病?
M-I模式是一个从尊重出发的视角。
你不必去喜欢一个人做了什么,你甚至不用去宽恕。那个人终将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但你必须去尊重。尊重他们在生活的支配下,已经做到他们能够的最好的样子了。喜欢什么和尊重什么是两回事儿。
让我们来看看为什么有人不经深思熟虑地去做一些事。“看”的词根是“视“,就像在”远视镜“中的用法。“再“的词根是“重”,合起来就是“尊重“(Respect=Re+spect)。
当我们看到人们处于I-M,并了解他们的大脑受着怎样的影响,会发生些什么呢?想一想,你最后一次冲着真诚尊重待你的人发火是在什么时候?你没有过。大脑并不那样运行。我相信这根地心引力一样可靠。当苹果也感应到尊重的时候,它不会砸在一个不会激活愤怒的脑袋上。愤怒是一种为了改变别人行为而产生的情绪。但被人尊重这种感觉棒极了,我们为什么会想要改变它呢?
在青少年滥用药品项目中,我每天都在见证着这一点。孩子们开始感到被尊重,这使他们感到自己是有价值的。由此,他们有了更多机会和更好的环境去学会信任,敢于探索自己的成瘾。我们有1900个来自各种背景的孩子历经了这个项目。
从2008年起,按平均每天接到16位病人,我们度过了35000天和病人接触的日子。在这些时间里,我们只有不到100例需要与身理抗争的情况。I-M模型是一个从尊重出发的视角。在接下来的几周里,我们将要在上隐的情境下探索I-M方式。我希望你能加入我们。这是一件我们能做到的最好的I-M的事。


相关热词搜索:心理学

上一篇:使我们的大脑更加活跃的四个问题 | 今日心理
下一篇:Facebook上的妒忌感可能引起抑郁

论坛新帖
医学推广
热门购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