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收藏

埃博拉试验性药物适用于人类吗?
2015-04-02 19:46:24   来源:37度医学网   作者:  评论:0 点击:

上周三,美国加州圣地亚哥的斯克利普斯研究所召开了一场名为“阻止致命的埃博拉病毒大爆发”的讨论会。会上,一名当地的电视媒体记者反复地追问其中一位明星小组成员、圣地亚哥马普生物制药公司(Mapp Biopharmaceutica)的CEO凯文•惠利(Kevin Whaley)。

埃丽卡•奥尔曼•萨菲尔在斯克里普斯的大会上展示了一个粘附着三个ZMapp抗体的埃博拉病毒表面蛋白(白色部分)模型

图片来源:MELISSA JACOBS/THE 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

惠利解释说,尽管他的公司正在研究实验性的混合抗体用于埃博拉患者治疗,并因此而出名,他自己也不知道ZMapp是否真的有效。之后,记者又继续追问道:“根据您对研究的了解,凭良心说话,您是怎么认为的呢?”

在场约100名观众发出了一阵不安的笑声。

“我不想对此做任何推测,”惠利回答道。

固执的记者又做了一次尝试,他提到,两名在利比亚感染了埃博拉病毒的美国医务人员,回国接受ZMapp治疗并痊愈。“看着两位工作人员活着走出医院,您心里一定很高兴吧?”

“这肯定是一件令人感到满意的事情,我也希望ZMapp在其中起到了作用,”惠利回答道。“但一切还有待观察。”

这次大会点燃了人们对于生物医学介入治疗(如ZMapp等方法)能治愈埃博拉感染的希望。然而,伴随着希望而来的,永远是大肆的宣传与 炒作,二者就像孪生兄弟一样相互缠绕。目前,这个结是越打越紧,《自然》网站上公布的一项振奋人心的实验结果称,研究人员在猴子身上试验了ZMapp治疗 法,最后所有被感染的猴子都获救了。这样的结果必然会引起人们对于此种疗法的巨大期待——而紧接着的就是巨大的疑惑:真正能治愈埃博拉感染的方法,离我们 究竟还有多远?甚至这份最新研究的作者也警告道,把用于猴子身上的试验延伸到人体试验中,将是一项漫长而艰巨的任务。

这项实验是在位于温尼伯的加拿大公共卫生局的加里•科宾格(Gary Kobinger)的带领下进行的。他们首先测试了由科宾格实验室和马普生物制药公司联合制作的埃博拉病毒抗体的组合,寻找在豚鼠和猴子身上效果最好的组 合,选出现被称作ZMapp的抗体混合物,并将它用于三个实验组每组6只猴子身上;这18只猴子都接受过高剂量的埃博拉病毒肌肉注射。而对照组的三只猴子 则被注射了安慰剂。

每只接受治疗的猴子一共被注射了三次 ZMapp药物,每三天注射一次。这三组中,第一组在感染后的第三天才开始治疗,另外一组是第四天才开始,第三组是第5天开始治疗,18只猴子都有被感染的现象,并且很多都生病了,有两只差点死掉。

最后,接受治疗的猴子全部存活下来,而对照组的猴子全都很快死去。尽管实验使用的埃博拉病毒品种比较古老,与现今西非流行的埃博拉病毒品种不同,但试管实验也表明,ZMapp还能抑制很多最近才被分离出来的病毒。这些结果是“一个巨大的成就”,病毒学家托马斯•盖斯伯特(Thomas Geisbert)在为《自然》杂志的这篇论文撰写的评论中说道。他在德克萨斯大学医学部研究埃博拉病毒。

“这是一项伟大的研究,”盖斯伯特对《科学情报员》(ScienceInsider)杂志说道,“在细胞培养过程中,我曾经找到过大量 的抑制埃博拉病毒的物质,只需要一点点的剂量,就可以抑制豚鼠或者老鼠体内的病毒,但它们并不适用于猴子身上。而他们100%地救活了所有感染的猴子,甚 至包括已经感染病毒5天的,这是一个巨大的飞跃。”

今天,在《自然》举行的一次远程会议中,科宾格提到这项研究是“非凡卓越的”,要拯救处于疾病进展期的被感染的动物,这将在“埃博拉病毒抗争过程中,向前迈了非常重要的一步。”但是,科宾格也强调,在猴子模型与人体感染之间的差异性方面,仍然存在许多的未知数。

首先,大多数人是通过接触埃博拉患者的体液被感染的,而不是向肌肉注射大剂量的病毒。被注射病毒的猴子平均在8天内死亡,但是人通常需要3到21天才开始出现症状。因此,把猴子模型的疾病演进过程应用到人体身上是“非常困难的”,科宾格说。但经注射感染病毒5天以后的猴子距离平均死亡时间也只差3天了,这也表明,ZMapp混合抗体在疾病的治疗中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这些猴子一共接受了三次ZMapp药物注射,有时,注射第二次的时候,需要等到猴子体内血液中的病毒含量下降之后才行。在接受治疗的七 位患者中,死去的两位患者,一位只接受过一次注射,而另一位,至今也没有人报道过他究竟接受过几次注射。科宾格说他“不奢望”一次注射就能起作用,“抗体 的真正意义在于赢取时间,”他强调了在抢救过程中恰当的医疗护理的重要性。

科宾格说,他自己都不清楚这些抗体是否对患者血液中的病毒载量有影响,因为他们能对ZMapp进行试验是基于“同情性使用”的规定。 “只有当所有使用过ZMapp的临床医师或者医疗团队都公布了他们的数据资料的时候,我们才可能更好地了解它的功效,但即使是那个时候,事情也很困难,因 为它还算不上是一个精心设计的研究。这会限制我们将在这七位患者身上所学到的东西。”他说道。

科宾格说,他有体内实验证据表明,ZMapp对现今在西非流行的埃博拉病毒品种有抑制作用,但在对猴子的试验中,优质护理在最终疗效中 所产生的影响还有待分析。他的团队也希望找到能抢救被感染的猴子所使用的最少剂量。“我们迫切需要研究如何减少剂量使用,找出抵抗病毒所需的最低抗体剂 量,这样,我们就能使用等量的药物,拯救更多的人。”他说道。

随着越来越多人希望通过“同情性使用”的途径接受ZMapp治疗,如何获得ZMapp药物成为一个关键的问题。马普生物制药公司表示, 目前它们手上也没有更多的ZMapp混合抗体。位于欧文斯伯勒的肯塔基生物工艺公司可以利用烟草植物生产ZMapp抗体。在2012年的一次新闻发布会 上,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巴里•布拉彻(Barry Bratcher)提到,他们拥有一套全自动化的生产系统“并按照良好的生产规范运行”,从而“在两周内,能大量地生产出新的抗体,迅速抑制病毒新一轮的 蔓延。”《科学情报员》向他发出一封邮件讨论药物生产的前景但布拉彻并没有给予回复。

在斯克利普斯大会的小组讨论中,惠利对《科学情报员》说,他们一直在努力地解决产量问题。“显然,之前我们估算的生产药物所需时间是错误的,但我们并不是故意的。”惠利说。

也有人问到公司是怎样把ZMapp分配给这七位已经接受过ZMapp治疗的患者的。七位患者中,有两位来自欧洲,有两位来自美国。惠利说,公司得听美国食品及药品管理局(FDA)的要求,并不能决定最后接受治疗的人员名单。

这七位患者中,有两位已经死亡。他们的结果对于治疗说明不了什么问题:患者接受治疗的时候,本身就处于该疾病不同的阶段。并且,其中的四位患者撤离 到发达国家,接受了一流的护理,而这极有可能是抢救过程中最重要的决定因素。关于抗体对他们病毒水平的影响的信息还没有公开。此外,这个实验没有对照组。 “患者的情况各不相同,他们不是在同一天被感染,而恰巧又同时都没有接受治疗。所以,我们需要做人体临床试验。”此次项目的小组成员之一,协助马普生物制 药公司挑选抗体的结构生物学家埃丽卡•奥尔曼•塞菲尔(Erica Ollmann Saphire)说道。

人体ZMapp药物试验研究计划将在2015年年初展开。而在同时,埃博拉病例还在持续上升。世界卫生组织28日宣布有3069例病例,1552人死亡,死亡率达52%。今日,塞内加尔公布了首例埃博拉患者病例。

相关热词搜索:埃博拉 试验性 药物

上一篇:肿瘤治疗新希望--我国科学家发表“无细胞肿瘤疫苗”研究成果
下一篇:最后一页

论坛新帖
医学推广
热门购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