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收藏

这颗药丸能中止美国90%的艾滋病毒传播
2014-05-28 19:14:25   来源:37度医学网   作者:  评论:0 点击:

迈克尔·卢卡斯现在已经服用了近一年一种名为特鲁瓦达的预防艾滋病毒的药物。这位42岁的成人电影导演兼男同性恋色情电影演员大方地承认做出服用这种药物的决定并不困难,特别是当和其他预防措施比较的时候。“承受遭受副作用的风险比担心感染艾滋病毒似乎更健康”他补充道“我出生于一个无时无刻不在死亡的年代,所以我成长后生活在恐惧之中。”

卢卡斯属于一个规模很小但在不断壮大的由尚未感染艾滋病的男同性恋和双性恋男人组成的群体。这个群体深信着特鲁瓦达,这种被称作PrEP的最广泛运用的代表性的艾滋病毒预防性药物疗法。这粒小小的蓝色的药丸,需每日服用而且一年要花费13000美元(但是这项费用被大多数保险公司涵盖)。它可以减少超过90%的艾滋病感染率。但是直到最近,仅仅少数精选的人意识到这种药物可以作为一种艾滋病毒预防药使用。美国政府上周的公告宣称政府正在督促医生开具PrEP处方给所有有可能感染艾滋病毒的人——不光是和可能是艾滋病毒阳性的男人进行性交的男人——因此这项公告着实令人惊讶。

“不久以后,每个男同性恋都将服用这种药物。”

“如果公告被广泛的实施”《纽约客》写到“这项建议将转变艾滋病在美国的预防措施。”斯莱特采用了一个有些许不同的方式,把这种药丸称作是“神奇的药物”。但是卢卡斯则更加坚定地相信这种药物的消灭艾滋病毒的潜能。“我们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刻”他说“不久之后,每个男同性恋都将服用这种药物,而且再也不会有艾滋病毒的传播了,它完蛋了。”

这些叙述美丽而又振奋人心—事实上,不幸的是,很少出现在媒体对艾滋病毒预防的宣传中。但是就他们如此兴致勃勃的采纳这种确实有显著疗效的预防措施来看,许多人失去了一个将围绕在特鲁瓦达周围的讨论向前扩展的机会。

·远离指导方针

“我们都知道这种药物有效,它是被证明了的”杰伊·劳达图称,一位来自卡朗-劳德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常务董事,这所服务中心向纽约市的LGBTQ社区提供健康服务。“但是在政府的公告中令人惊讶的遗漏了‘我们该如何将这种药物融入人们的生活以及艾滋病普通预防计划?’这个问题”他认为这种药物对于某些人来说非常适合,但是劳达图又称对于处在染病风险的人群中,这种药并不适合所有人。

无家可归的孩子将一瓶药放在哪里?

采用注射药品的人们,例如,可能不会每天随身携带药物。“如果你处在使用药物的痛苦之中,你可能并不是一个说使用每天服药的药物的合适的人选”。劳达图还设想了那些常常出入于中心的无家可归的孩子,他们中很多人涉及性工作,可能会保存一瓶特鲁瓦达。“如果你一个有工作的人,并且你也了解到了产生副作用的风险,这是极好的”他说,但是健康中心的工作人员必须要问问他们自己的一个问题“我们如何正确的使用这个强有力的武器并且分发给最需要它的人们?”——指的是那些居住在艾滋病毒最常出现的区域的人们。

爱玛·克莱尔,一个减少艾滋危害的顾问和色情片演员,提出了相似意见。“我认为PrEP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但是我不认为它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她说“我不认为有什么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我们缺乏一种对抗艾滋病毒的疫苗。”卡莱尔认为教育应该处于一种优先地位。人们应该知晓所有能够保护他们避免艾滋病毒感染的方法——包括PrEP。“人们想要选项,这种想法是极好的,”她说“但是直到人们懂得足够多的关于性传播疾病的一般法则之前你将不会看到传染率的下降。”

“服用特鲁瓦达的人们是最富有责任感的人”

但是卢卡斯,一个同样相信着艾滋病毒宣传教育的人,从另一个角度看待事情。“我推荐所有男人(男同性恋)服用特鲁瓦达,不论他们是否认为他们的性关系是一夫一妻的,”他说。“我认为服用特鲁瓦达的人们是最富有责任感的人。”

·性交——否定

可以预见地,美国政府作出了一份支持一种已表现出防止艾滋病毒传染的药物声明,这种药物甚至在未用避孕套的情况下依然有效,会招致了许多的争论。

艾滋病保健基金会令人瞩目地发表了一份声明,其执行总裁迈克尔·温斯坦的话被引用,他害怕疾病防治中心将“反悔”它的决定,由于一个“政府支持的广泛开展的Prep将会引起向无避孕套性交的转变。”这些评论可能意图为强调人们继续使用避孕套来保护他们自己避免其他的性传播疾病的重要性,例如梅毒和不断增加的抗生素抵抗性淋病。但是对于某些人,他们表现的谦逊的和摇摆不定的。

妇女要抵制类似的说教

“我对于预防性药物致使人们采取一种更有风险的行为这种说法感到愤怒,”罗蕾莱·李说,一个色情片演员,电影导演,性交易支持者,在一份致予《verge》的email中说道。女人,她写到,需要抵制在尝试获得覆盖避孕药物保险时听到的同类型的道德说教。令人沮丧的是,当人们采用一些保护他们自己免遭被广泛认为是致死性疾病的侵袭的措施时候,这种情况在不断的发生。而且,研究也表明PrEP不会增加服用药物的风险。李说,“所以坚持,否则——特别是如果你拥有一个很大的媒体平台,例如艾滋病保健基金会的迈克尔·温斯坦——是高度不负责任。”

温斯坦的评论的核心内容映射了一篇2012年《哈芬登邮报》的文章。作者大卫·杜兰创造了一个名词“特鲁瓦达荡妇”。杜兰用这个名字来代表那些可能认为这种药品是一张对于不安全、不使用避孕套性交的通行证的男同性恋。但作者已经道歉并且修改了他对这个问题的态度。但是卢卡斯解释道男人——尤其是那些非常年轻以至于不太能理解艾滋病毒业已发生在男同性恋群体中的可怕数字所代表的含义——已经开始使用无避孕套性交。所以特鲁瓦达可能最终会提供给他们一个他们很乐意使用的保护性措施。

“新生的一代并没有看见人们正在死亡,”卢卡斯这位最近正与泰勒·赫尔姆斯进行交往的人说。泰勒·赫尔姆斯是一个积极分子,他正在写一些关于携带艾滋病毒的生活。“他们没有看见艾滋病毒的流行,所以他们不用避孕套。”

羞耻感是真的,而且它很危险

尽管媒体关于名词特鲁瓦达荡妇的定位,卢卡斯说他并没有听闻在男同性恋群体中的任何一个人使用特鲁瓦达。至今为止,潜伏在这个名词后的羞耻是真实存在的,他说——而且他们很危险。“温斯坦可以任意宣传‘使用避孕套’这一说法,但是避孕套失效了,在美国每年有50000名艾滋病毒新发病例”他说,“所以我认为这是犯罪的当像他那样的男同性恋劝告别人不要服用一种本可以挽救很多生命的药物。“

温斯坦同样攻击了这种药物的有效性,声称PrEP“最多仅有有限的预防作用。“但是一项最近的研究发现,服用特鲁瓦达7天一周的男性99%对艾滋病毒有预防作用(意味着这项研究的参与者中没有一个每天服用药物的人发展了病毒)。这种药物也被认为是一种低副作用的药物。“大约10个人中,有一个人会有一些大概持续四周的不适,如恶心和绞痛。”罗伯特·格兰特说,一位在格拉斯学会的艾滋病研究人员和洛杉矶艾滋基金会的发言人。这种药物同样会有1/200的可能性使肾功能改变,所以患者需要接受常规血液测试。格兰特说。“但是绝大多数人根本不会有副作用。“

考虑到逐渐增多的对于PrEP的有效性,以及关于避孕套在青少年和年轻人中的使用在不断下降的证据,很难去反驳PrEP在对抗艾滋病病毒中拥有一种显著地优势。但是对一个从一开始就处于不断上坡的路来说,前路并不是十分清晰。艾滋病病毒仍然背负着耻辱,劳达图说。考虑到围绕着PrEP的争论已经形成,可能是时候让人们来考虑一下某一天政府的公告可能会代表什么——以及如何最好的利用它。“对于人们避免感染艾滋病毒上的投资是绝对值得的,”劳达图说,但是“我们仍然需要指出如何最有效的利用这个工具。”

相关热词搜索:艾滋病毒 药丸 美国

上一篇:样品: 一个免针头的疫苗贴片,更安全更快速
下一篇:JAMA:低剂量阿司匹林可有效预防先兆子痫

论坛新帖
医学推广
热门购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