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收藏

为什么口服避孕药被称为“药丸”
2013-11-04 09:13:51   来源:37度医学网   作者:  评论:0 点击:

一种新型的生育控制方法赋予了女人前所未有的力量,并革新了人类的日常生活。

在英语中,很少有文化事物能用其所属的种类在不添加修饰词的情况下表示:即使《圣经》都被称为“好书”,而不是“书”。

然而,当人们提起“药”的时候,听者一定立刻明白,说者指的不是阿司匹林,不是百忧解(一种抗抑郁药),而是所有明星药物之母——避孕药。

作为女性黄体酮和雌激素的人工和成品,口服避孕药在1960年被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批准。就在同一年,充满理想主义的肯尼迪政府入主白宫,开启了美国历史上的太空时代。避孕药,也是一样的神秘和新奇,现代科学实现了人类长久以来希望避免不想要的妊娠的美梦。这一神秘药丸的包装也够档次,转盘式的包装看上去就像公主牌电话的轮式拨号盘。

这种药物的影响也是立竿见影,前无古人。到1962年,超过100万的美国妇女已经在服用口服避孕药。1964年,口服避孕药已经成为了当时美国妇女最热衷的可逆式避孕方法。直到今天,口服避孕药在美国国内和国外仍旧保有这一地位。但是有一些历史学家对避孕药丸开启性革命的普遍看法表示异议。他们指出,婚前性行为从上世纪20年代开始就一直在上升,这与城市化进程,汽车文化的普及,和父母对子女控制的减弱是同步存在的。“即使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极少有妇女在第一次性行为的时候服用避孕药,”明尼苏达大学历史系教授伊莱恩·泰勒·梅说。梅也是《美国和口服避孕药》的作者。“在进行性行为之前做好计划的行为仍旧被认为是不知羞耻的。”她还说,口服避孕药最早的使用者大多数是已婚女性。避孕药并不是让人们在享受性的方面变得肆无忌惮,而是成了稳定的源泉,赋予女性和伴侣们前所未有的规划自己人生轨迹的能力。“我们有时候会认为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在自己想生孩子的时候才生,使孩子出生符合自身和伴侣的需求,这种能力对于我们现代人生活方式来说极其重要,” 两性健康研究机构葛特马赫协会的家庭研究主任劳伦斯·法纳说。如果没有避孕药丸赋予人们的预测力量,女权运动的成功,大量女性加入劳动力大军,或成为职业阶层,进入学术界,都要打上大大的问号。避孕药除了用于避孕,还可以用于非避孕目的,比如治疗痛经,消除粉刺和讨厌的过旺的私处毛发,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产科学和妇科学教授梅丽莎·吉列姆说。口服避孕药还使卵巢癌和尿道癌发病率降低了近一半。

口服避孕药的起源是复杂的,围绕谁发明这一神奇药物各方也是争得面红耳赤,但是没有人质疑,控制生育的积极分子玛格丽特·桑格是开发避孕药的这种药物的先驱之一。桑格最新发明了“生育控制”这一说法,并由于在1916年开启全美第一所家庭计划诊所(一种手术,后被称为计划生育)而被监禁。桑格在家中11个兄弟姐妹中排行第六,她认为不断地生育是使自己爱尔兰裔母亲在50岁就去世的元凶。她想象有一种神奇药丸,可以使女性不需要征询丈夫的同意,甚至不让丈夫知道的情况下控制自己的生殖能力。桑格和国际收割机公司的女继承人凯瑟琳·麦克·考米克在全国范围内搜寻能使这种神奇药物成真的研究者。凯瑟琳也是从麻省理工学院毕业的第二名女性。

到了上世纪五十年代,科学家已经搞清楚了人类繁殖的化学原理,并合成了类似的激素,只是由于生育控制仍属禁忌,许多研究者对这一课题敬而远之。桑格和麦克考米克支持伍斯特基金的格里高利·平克斯进行相关研究。就在不久之前,这位骄傲的独行侠演示了合成黄体酮可以使抑制兔子的排卵。在麦克米考克的资助的鼓舞下,平克斯解除了哈佛医学院的约翰·洛克,一位敢于教授生育控制的学者,并与他商量在女性群体当中试验黄体酮的避孕作用。1954年在马萨诸塞州,人体试验正式开始,为掩人耳目最初这项试验的名称是“不孕治疗”,并在不久之后迁往了波多黎各。在实验一段时间后,加入药丸的合成雌激素被人们发现可以减轻单独服用黄体酮造成的副作用,如突破性出血。如今,大多数的口服避孕药都是黄体酮和合成雌激素按不同比例混合而成的,浓度比第一代避孕药都要低。

是药就有缺陷和副作用。它被认为和一些少见的并发症,如血栓有关,并成了人们诉讼的对象。天主教也非常不待见避孕药。但是,虽然它可能不再是神奇药丸,它还是独一无二的“药丸”。

相关热词搜索:药丸 口服 避孕药

上一篇:近亲婚配会使先天性异常的风险加倍
下一篇:多胎妊娠的成本比单胎妊娠高近 20 倍

论坛新帖
医学推广
热门购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