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胖或与这些疾病的发病有关!这些文章告诉你关联!
2021-07-03 20:20:24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关键字: 肥胖 | 疾病
【1】Nature:肥胖或会加速脱发
doi: 10.1038/s41586-021-03624-x
肥胖是一种世界性的流行病,它使人们容易患上许多与年龄有关的疾病,但它对器官功能障碍的确切影响在很大程度上尚不清楚。随着年龄的增长,毛囊干细胞(HFSCs)会减少,从而导致脱发。在这里,作者报道了肥胖引起的压力,如高脂饮食(HFD)引起的压力,使HFSCs加速头发稀疏。按时间顺序进行的基因表达分析显示,连续4天的HFD喂养将活化的HFSCs通过产生过量的活性氧诱导表皮角化,但没有减少HFSCs的数量。使用干细胞命运追踪、表观遗传学和反向遗传学的综合分析显示,进一步喂食HFD随后通过自分泌和/或旁分泌IL-1R信号通路诱导HFSCs内脂滴和NF-κB激活。这些综合因素在HFSCs中显著抑制Sonic hedgehog (SHH)信号转导,从而通过异常分化进一步消耗富含脂质的HFSCs,并诱导毛囊小型化和最终脱发。这些综合因素在HFSCs中显著抑制Sonic hedgehog (SHH)信号转导,从而通过异常分化进一步消耗富含脂质的HFSCs,并诱导毛囊小型化和最终脱发。这些数据共同表明,肥胖诱导的干细胞炎症信号强烈地抑制器官再生信号,以加速微型器官的微型化,并提示日常预防器官功能障碍的重要性。
肥胖使人易患许多与年龄有关的疾病,与人类的寿命密切相关。虽然许多器官因肥胖和/或老化而功能和结构衰退,但对于大多数器官来说,肥胖和/或高脂饮食是否直接影响器官功能和再生、针对哪些细胞群以及它们是如何发生的,目前尚不清楚。组织干细胞是器官稳态和衰老的基础。在毛发周期再生的增殖阶段(生长期)开始,膨大区域的HFSCs自我更新并产生分化的子代。COL17A1是一种将HFSCs锚定在基膜上的半粒体成分,其与年龄相关的缺陷导致HFSCs通过表皮分化而耗尽,导致以干细胞为中心的毛囊老化,从而导致毛囊小型化和头发稀疏。虽然肥胖已被证明是人类雄激素性脱发(AGA)的一个危险因素,但它是专门针对AGA还是普遍诱导或加速脱发尚未进行测试。
【2】Cancer Causes & Control:肥胖或与前列腺癌的发生密切相关
doi:10.1007/s10552-021-01419-z
前列腺癌是加拿大男性最常见的一种癌症,也是癌症死亡的第三大原因,腹部肥胖似乎与机体患侵袭性前列腺癌的风险增加直接相关,而且更多的机体脂肪似乎也是诱发晚期前列腺癌的一个可能性的原因,机体脂肪的分布和暴露时间似乎具有一定的相关性。近日,一篇发表在国际杂志Cancer Causes & Control上题为“General and abdominal obesity trajectories across adulthood, and risk of prostate cancer: results from the PROtEuS study, Montreal, Canada”的研究报告中,来自加拿大魁北克大学等机构的科学家们通过进行一项基于人口的病例对照研究调查了机体的体型轨迹(body size trajectories)和前列腺癌发病率之间的关联,结果发现,腹部脂肪或与机体前列腺癌风险增加直接相关。
多年来多项研究表明,肥胖或许是诱发前列腺癌的一种主要风险因素,为了深入阐明疾病发生率和机体体重之间的关联,研究人员对2005只2012年间在蒙特利尔进行的一项调查中的数据进行分析后发现,腹部肥胖或与人群侵袭性癌症风险增加直接相关。研究者Marie-Elise Parent表示,准确找出侵袭性癌症的风险因素是进行健康研究的一大进步,因为侵袭性癌症往往难以治疗,相关研究数据或能给我们创造一个机会,即通过更加密切地监测有疾病风险的男性群体来帮助开发新型预防性措施。
机体脂肪的实际分布情况似乎是疾病发生的一个重要因素,其对一个人的健康影响可能会有所不同,而这取决于脂肪是集中在腹部还是分布在整个机体;研究人员表示,腹部肥胖或会引发机体激素和代谢变化,从而促进激素依赖性的癌细胞的生长。腹部肥胖被认为与睾酮水平下降直接相关,而且机体的炎性状态还与侵袭性肿瘤的发生直接相关。
【3】EJCN:超重或肥胖会恶化酒精对人群肝脏疾病的有害影响
doi:10.1038/s41430-021-00923-4
由于持续的肥胖和人群酒精消费的趋势,如今非酒精性脂肪肝(NAFLD,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和酒精性脂肪肝(ALD,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的发病率预计将会不断增长。日前,一篇发表在国际杂志Europe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上题为“Joint associations of adiposity and alcohol consumption with liver disease-related morbidity and mortality risk: findings from the UK Biobank”的研究报告中,来自悉尼大学等机构的科学家们通过研究表示,澳大利亚国家卫生和医学研究委员会(NHMRC,National Health and Medical Research Council)的饮酒指南或许需要更加重视澳大利亚人群日益增长的腰围。
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通过对近50万人的医疗数据进行分析后发现,超重或肥胖大大放大了酒精对肝脏疾病和患者死亡率的有害影响。研究者Emmanuel Stamatakis教授表示,与健康体重范围内摄入相同水平酒精的饮酒人群相比,超重或肥胖的饮酒人群患肝脏疾病的风险或许会更高。即使是在饮酒准则范围内饮酒的人群,被归类为肥胖的人群患肝脏疾病的风险也会高出50%。
随后研究人员利用了来自英国生物样本库中的数据,相关研究结果同样能够安全应用于澳大利亚的人群;据研究者介绍,本文研究是规模最大的一项研究来分析机体脂肪量增加(超重或肥胖)以及饮酒水平与机体未来患肝脏疾病风险之间的关联。研究人员共对465,437名年龄在40-69岁之间的人群进行分析,收集了平均10.5年的参与者的医疗和健康相关信息,研究结果表明,体重超重的人群或许需要更加注意饮酒所带来的疾病风险。而且目前在澳大利亚,大约67%的人都处于超重或肥胖状态,这显然是一个需要急切关注的问题。
【4】Sci Rep:体重不足、过重及肥胖的女性复发性流产风险较高
doi:10.1038/s41598-021-86445-2
自发性早孕丧失或流产指的是女性妊娠未超过24周所致胎儿的死亡及胚胎或胎儿的娩出。其是女性早孕阶段最常见的疾病,影响着所有妊娠中的15%-20%的比例。欧洲人类生殖和胚胎学协会(ESHRE)将复发性流产(RPL,Recurrent pregnancy loss)定义为连续两次或两次以上的流产,这种状况发生在1%-2%的夫妻中;然而许多其它国家将复发性流产定义为连续发生三次及以上的流产,其主要发生在1%的夫妻身上。
众所周知,生活方式因素会影响人类的偶发性流产,但目前研究人员并不清楚其对女性复发性流产的影响到底有多大?近日,一篇发表在国际杂志Scientific Reports上题为“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female lifestyle factors and risk of recurrent pregnancy loss”的研究报告中,来自南安普敦大学等机构的科学家们通过进行一项系统性的回顾和荟萃分析评估了生活方式因素与人类复发性流产之间的关联,研究人员在研究过程中还纳入了人群BMI、吸烟、饮酒和咖啡的摄入情况。研究结果表明,相比平均体重的女性而言,体重过轻和超重的女性经历反复流产的风险会明显增加。
流产是一种最常见的女性早孕并发症,复发性流产是一种非常复杂的疾病,其发生通常被归结为多种医学因素和生活方式影响因素等,本文中,研究人员发现,体重过轻(通常BMI低于18.5)、过重(BMI介于25-30之间)和肥胖(BMI大于30)的女性经历连续流产的风险或许更高。研究人员对已经发表的16篇研究报告进行分析后指出,体重不足或超重会增加女性连续两次妊娠失败的风险;在复发性流产的女性中,对于BMI大于25和30的女性而言,其未来遭受流产的风险分别会增加20%和70% (OR 1.77, 95% CI 1.25–2.50和OR 1.35, 95% CI 1.07–1.72)。
【5】Science子刊解读!中国科学家识别出肥胖和机体感染之间的神秘关联!
doi:10.1126/scitranslmed.abb5280
近日,一篇刊登在国际杂志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上题为“Diet-induced obesity promotes infection by impairment of the innate antimicrobial defense function of dermal adipocyte progenitors”的研究报告中,来自中国厦门大学等机构的科学家们通过研究识别出了肥胖和感染的联系。肥胖所导致的疾病和状况很多,比如心脏病、癌症、糖尿病、伤口愈合受损及皮肤感染等;然而,这种并发症是如何引起的,科学家们并不知晓,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揭开了肥胖和皮肤感染之间的分子关联,并开发出了一种新型疗法,研究人员预计很快就会开始2期临床试验。
这项研究的重点是发现疾病和上皮微生物组(也就是说居住在皮肤表面上的正常菌群)的关联,以及如何优化皮肤的防御系统来治疗或预防疾病。文章中,研究人员旨在识别出肥胖诱发较高细菌感染率的机制;研究者Ling-juan Zhang解释道,肥胖与皮肤感染的风险增加直接相关,但我们并不清楚肥胖如何损伤机体免疫系统的功能;如今我们发现,当给与小鼠高脂肪饮食并使其变得肥胖时,其机体皮肤脂肪细胞就会变大,并在皮肤感染的过程中失去对抗细菌入侵的能力。
研究结果表明,成熟的脂肪细胞数量会增加,这就会增加TGFβ的信号转导,进而减少一种产生抗菌肽的真皮脂肪细胞祖细胞的数量;这种缺失会使得表皮更容易受到金黄色葡萄球菌等常见致病菌的感染;在较为瘦弱的受试者(本研究中的小鼠和人类)中,皮肤的微生物组能成功地阻断金黄色葡萄球菌的感染,因为成熟脂肪细胞的数量并不足以干扰抑制感染的真皮脂肪细胞的功能。
【6】JADR:新发现!肥胖或会加速阿尔兹海默病的疾病效应!
doi:10.3233/ADR-200267
近日,一项刊登在国际杂志Journal of Alzheimer's Disease Reports上的研究报告中,来自谢菲尔德大学等机构的科学家们通过研究发现,过重或许是大脑健康的一种额外负担,其或会加速阿尔兹海默病的发生和影响效应。在这项开创性的多模式神经成像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肥胖或会导致神经组织的易感性,在轻度阿尔兹海默病患者中维持健康体重或能帮助保护大脑的结构。
本文研究结果还强调了中年时期机体过重对晚年大脑健康所产生的潜在影响;研究者Annalena Venneri说道,目前全球有超过5000万人患有阿尔兹海默病,尽管科学家们进行了几十年的研究,也取得了一定研究成果,但目前全球科学家们依然无法有效治愈这种残酷的疾病。预防措施在抵御这种疾病过程中扮演着关键角色,需要强调的是,本文研究并未标明肥胖会诱发阿尔兹海默病,但其确实表明,处于过重状态是一种大脑健康的额外负担,也会恶化加剧阿尔兹海默病。能够诱发痴呆症的疾病,比如阿尔兹海默病和血管性痴呆症能够潜伏多年,所以等到60岁时再减肥就已经太晚了;如今我们开始考虑大脑健康了并尽可能早地预防相关疾病的发生。而且教育儿童和青少年关于超重对包括神经变性疾病在内的多种疾病的负担也是至关重要。
【7】Acta Paediatrica:青少年肥胖与心理健康之间的联系
doi:10.1111/apa.15702
隆德大学和瑞典哥德堡等研究人员的一项新研究表明,接受过严重肥胖治疗的年轻人中有一半患有神经精神病学问题。据他们自己或父母的报告,三分之二的青少年患有某种类型的心理健康问题。近年来,肥胖和精神疾病在年轻人群体中的发病率都显著增加。长期以来,研究人员一直观察到肥胖与抑郁以及饮食失调之间存在联系,但很少对此进行研究。本研究涉及48名青少年(73%为女孩),平均年龄15岁,平均BMI为42,已经属于严重肥胖。一半的参与者因肥胖而接受了药物治疗,而另一半则接受了手术。
青少年的父母填写了调查表,具体是关于孩子的多动症和自闭症症状。青少年自己则回答了有关暴食和抑郁症状的问题。结果表明,超过一半的父母估计他们的青少年有类似于多动症和/或自闭症,尽管以前只有少数人被诊断出患有这些疾病。隆德大学和伦敦大学心理学研究人员KajsaJ?rvholm说:“上述症状意味着该人难以控制冲动。这会增加进食,并倾向于选择快餐等。”“自闭症患者有时在饮食方面比其他人更加挑剔。他们只接受某些食物,但总摄入量反而会增加。”五分之一的青少年报告患有抑郁症。他们中的三分之一报告称有暴饮暴食问题。 “与我们的预期相反,患有神经精神疾病的青少年暴饮暴食和抑郁的问题显著更多。”
【8】Nat Metabol:血管细胞或参与到了肥胖人群机体慢性炎症的发病过程中
doi:10.1038/s42255-020-00301-7
当体内的脂肪细胞充满多余的脂肪时,其周围的组织就会发炎,这种慢性低水平的炎症是很多与肥胖相关疾病发病背后的驱动因素之一。近日,一项刊登在国际杂志Nature Metabolism上的研究报告中,来自德州大学西南医学中心等机构的科学家们通过研究在小鼠机体中发现了一类能诱发脂肪组织炎症的细胞类型。研究者Rana Gupta教授表示,肥胖个体机体中脂肪细胞的炎症与多种超重相关的并发症有关,包括癌症、糖尿病、心脏病和感染等。通过识别这些细胞,研究人员或有望深入理解诱发机体炎症的某些起始事件。当一个人摄入的卡路里超过其所需时,多余的脂肪就会以甘油三酯的形式储存在脂肪组织中,这种脂肪组织也被称为白色脂肪组织(WAT,white adipose tissue);研究者知道,在肥胖人群中,WAT会过度工作,脂肪细胞就会发生死亡,而且免疫细胞也会被激活,但研究人员并不清楚炎症发生的确切机制。
由于多项研究都重点关注WAT中脂肪细胞或免疫细胞所产生的信号分子如何促进机体炎症的发生,这项研究中,研究者Gupta及其同事采用了一种不同的方法,其重点对能将血液(以及免疫细胞和炎性分子)携带运送到WAT中的血管进行了研究。早在2018年,研究人员就在小鼠机体中识别出了一种位于血管内壁的新型细胞,即脂肪祖细胞(APC,adipose progenitor cell),其是能够产生成熟脂肪细胞的前体细胞,但与大多数APCs不同的是,这种称之为纤维炎性祖细胞(FIPs)的新型细胞能够产生促进机体炎症的特殊信号,本文中,研究人员深入揭示了Fips在介导机体炎症中所扮演的关键角色。
【9】Cell重磅解读!肥胖损伤免疫细胞功能并加速肿瘤生长的分子机制!
doi:10.1016/j.cell.2020.11.009
肥胖与十几种不同类型的癌症风险增加有关,同时也与患者的预后和生存率下降直接相关。多年来,科学家们已经识别出驱动肿瘤生长的肥胖相关的过程,比如代谢改变和慢性炎症等,但他们并未详细阐明肥胖和癌症之间的具体相互作用。近日,一项刊登在国际杂志Cell上题为“Obesity Shapes Metabolism in the Tumor Microenvironment to Suppress Anti-Tumor Immunity”的研究报告中,来自哈佛医学院等机构的科学家们通过研究揭开了这一谜题,研究者发现,肥胖会促进癌细胞在争夺能量的战斗中战胜杀死肿瘤的免疫细胞。
研究者表示,高脂肪饮食会降低肿瘤中的CD8+ T细胞的数量和抗肿瘤活性,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癌细胞为了应对脂肪供应的增加而重编程自身的代谢,从而更好地吞噬富含能量的脂肪分子,并剥夺了T细胞的燃料,并能加速肿瘤的生长。研究者Marcia Haigis说道,将相同的肿瘤放在肥胖和非肥胖的环境中,就能够揭示癌细胞会应对高脂肪饮食而对其细胞代谢重新布线;相关研究结果表明,在某种环境中可能有效的疗法或许在另一种环境中不那么有效,鉴于目前肥胖在人群中的流行,或许就需要科学家们进一步研究理解了。阻断脂肪相关的代谢重编程或能明显减少高脂肪饮食的小鼠机体的肿瘤体积,由于CD8+ T细胞是免疫疗法激活宿主机体免疫系统抵御癌症的主要武器,本文研究中,研究人员提出了改进此类疗法的新型策略。癌症免疫疗法能给癌症患者的生活产生巨大影响,但并非每名患者都能获益。如今研究人员知道随着肥胖改变,T细胞和肿瘤细胞之间存在着新陈代谢的拉锯战, 本文研究或许就提供了探索这种相互作用的路线图,这或能帮助我们开始以新的方式思考癌症免疫疗法和联合疗法的作用机制。
【10】PLoS Med:个体处于肥胖状态的时间越长 患心血管代谢疾病的风险就越高
doi:10.1371/journal.pmed.1003387
日前,一篇发表在国际杂志PLoS Medicine上题为“Duration of obesity exposure between ages 10 and 40 years and its relationship with cardiometabolic disease risk factors: A cohort study”的研究报告中,来自拉夫堡大学等机构的科学家们通过研究发现,机体较长的肥胖持续时间或与所有心血管代谢疾病因子的值越低直接相关。研究者表示,肥胖人群或许并非都拥有相同的心血管代谢风险因素发生风险,科学家们推测,一个人在一生中处于肥胖状态的时间长短或许会影响这种差异,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利用来自三项英国出生队列研究中的数据来进行分析,这些队列研究收集了20,746名年龄在10-40岁之间参与者的体重指数信息以及心血管代谢疾病风险因素(包括血压、胆固醇和糖化血红蛋白的水平等)。
机体处于肥胖状态的时间越长,其测定的心血管代谢风险因素的数值就越差,糖化血红蛋白(HbAc1)的关联特别强,相比没有常年肥胖的人群而言,处于肥胖状态低于5年的个体机体中的HbAc1水平会上升5%;而相比没有肥胖的个体而言,处于肥胖状态20-30年的个体机体中的HbAc1水平会上升20%(95% CI 17-23)。重要的是,当对生活过程中肥胖严重程度的测定进行调整时,这种风险增加的情况依然存在。心血管代谢疾病风险的其它测定方法(收缩压和舒张压、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还与个体肥胖的持续时间相关,尽管在调整肥胖严重程度时这些因素在很大程度上被减弱了。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政策频发,为康复医疗产业带来新机遇!
下一篇:最后一页

医学推广
热门购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