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腺癌患者的福音-7.0T MRI不再遥不可及
2021-05-02 17:16:58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关键字: 乳腺癌 | 磁共振成像(MRI)
对于患有原发性无法手术和局部进展的乳腺癌的女性,新辅助化疗治疗(NACT)是该疾病多学科治疗重要组成部分。NACT的主要目标是缩小肿瘤体积从而降低手术治疗的侵入性,进而改善术后恢复并延长患者的无病生存期和总体生存期。
迄今为止,对肿瘤大小的解剖学二维评估是评价NACT疗效的标准方法。然而,使用肿瘤大小和体积变化来确定对NACT反应的解剖MRI不能提供有关肿瘤内功能变化的相关信息。
现阶段,新的功能和分子MRI技术已被引入评估治疗效果的的病理生理和生化过程中,23Na MRI技术就是其一。23Na MRI技术作为量化组织钠浓度(TSC)的新兴功能磁共振技术,备受临床关注。多项研究表明,恶性肿瘤的TSC与良性和健康的乳腺组织相比显著升高,这使23Na MRI技术应用于疗效评价成为可能。
近日,发表在Radiology杂志的一项研究探讨了在7.0 T23Na MRI上进行TSC定量以预测乳腺癌新辅助化疗的早期治疗反应成像方案的可行性,并确定这些定量值是否可提供关于疗效的附加信息,为临床提供了早期、非侵入性评估乳腺癌新辅助化疗治疗疗效的功能影像学手段。
本项前瞻性研究纳入了患有原发性乳腺癌的女性患者。2017年7月至2018年6月期间,每位患者均接受了7.0 T23Na MRI检查。多通道数据集是通过密度适应三维径向投影重建脉冲序列获取的。在第一个和第二个化疗周期前后评估二维肿瘤大小和TSC,并根据是否存在病理完全缓解(pCR)进行统计学评估。
本研究共纳入15名乳腺癌患者和6名健康志愿者。pCR患者的平均基线肿瘤大小为7.0 cm2±5.0(标准偏差),而无pCR患者的平均基线肿瘤大小为19.0 cm2±12.0。

图 60岁,女性,左侧乳腺低分化(肿瘤分化等级3级)浸润性导管癌。矢状位MRI Dixon平扫图像显示在(A)基线时和(B)第一个周期化疗后,浸润皮肤和乳头的相对较大的肿瘤(箭头之间)。(C)第一个周期化疗前和(D)化疗后生成的钠图。手术证实该患者为病理完全缓解。彩色条显示任意单位(a.u.)的图像信号强度(SI)。

表1 在化疗前和第一、二周期化疗后的肿瘤大小。在第一个化疗周期后,pCR患者的肿瘤体积减小了32.9% (2.3 cm2/7.0 cm2),而无pCR患者的肿瘤体积减小了15.3% (2.9 cm2/19.0 cm2)。第一和第二个化疗周期后,肿瘤缩小的受试者工作特征曲线下面积分别为0.73 (95% CI: 0.09, 0.50; P = .12)和0.93 (95% CI: 0.04, 0.60; P < .001)。

表2 在化疗前和第一、二周期化疗后的TSC。如表所示,pCR患者的平均基线TSC为69.4 mmol/L±6.1,在第一个周期后降低了降低了12.0% (8.3 mmol/L),而无pCR患者的平均基线TSC为71.7 mmol/L±5.7,在第一个周期后降低了4.7% (3.4 mmol/L)。第一次和第二次化疗周期后,TSC的受试者工作特征曲线下面积分别为0.96 (95% CI: 0.86, 1.00; P < .001)和1.000 (95% CI: 1.00, P < .001)。
本研究表明,应用7.0-T MRI组织钠浓度(TSC)定量可以在化疗开始后立即显示肿瘤反应情况,临床可根据其提供的治疗反应和疗效信息对治疗方案进行相应的调整,从而优化个人治疗方案。因此,我们认为组织钠浓度可作为预测乳腺癌新辅助化疗早期治疗效果的影像学指标,并可在未来推进乳腺癌患者的个体化治疗中发挥关键作用。
原文出处:
Olgica Zaric,Alex Farr,Lenka Minarikova,et al.Tissue Sodium Concentration Quantification at 7.0-T MRI as an Early Marker for Chemotherapy Response in Breast Cancer: A Feasibility Study.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2021年以来,白血病治疗药物有哪些新的突破呢?
下一篇:最后一页

医学推广
热门购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