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和女性的大脑是否明显不同?
2017-10-07 11:58:35   来源:科学人杂志   作者:  评论:0 点击:

2009年,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的神经科学家乔伊(Daphna Joel)开了一门社会性别心理学课程。 身为女性主义者,她对生理性别(sex)与社会性别(gender)的相关议题相当感兴趣,但身为科学家,她则把研究重点放在强迫症的神经基础上。 为了准备这门课,乔伊花了一年检视关于两性大脑差异的文献,包括数百篇观点对立的论文,内容包含甚广,从大鼠脑部特定结构的体积变化,到人类男性的侵略性与女性同理心的可能根源。 一开始,乔伊认同大家都支持的一项假设:就像两性差异会造成两种生殖系统,大脑应该也有两种类型。 阅读文献时,乔伊看到了一篇与此观点相左的论文,2001年美国罗格斯大学心理学家雪尔斯(Tracey Shors)等人探讨大鼠脑中一个小细节:神经元上负责调控电生理讯号的微小突起物「树突棘」。 研究发现,当雌性素的浓度上升时,雌鼠会比雄鼠拥有更多树突棘;当遭遇突然而来的压力(例如电击尾巴)时,结果则相反:雄鼠会出现较多树突棘,雌鼠则较少。


根据这项发现,乔伊提出了一项关于生理性别差异的假说,让这个早已充满争议的议题再掀波澜。 她不着眼于两性的脑部差异,而是主张应该把大脑看成「马赛克拼图」(mosaic,她重新定义了这个旧有名词),这个马赛克拼图包含各种变量,甚至可变动的雄性与雌性特征。 这种可变性及两性间的行为重迭现象(具侵略性的女性、具同理心的男性,以及同时具有两种特征的男性或女性)显示,大脑不能概略分为两种不同的类别。 乔伊认为,头壳包覆的那个1.4公斤的器官,既不是男性也不是女性。 她与特拉维夫大学、德国马克士普朗克人类认知与脑科学研究所以及瑞士苏黎世大学的科学家合作测试这项假说,分析了超过1400颗人脑后发现,大多数人脑的确都包含男性与女性特征。 乔伊说:「我们都属于同一种高度变异的族群。 」乔伊的成果在2015年发表于《美国国家科学院学报》,志同道合的科学家立刻为这项突破振臂欢呼。 英国阿斯顿大学认知神经影像学家瑞朋(Gina Rippon)表示:「这项结果深刻挑战了根深柢固的错误观念,我希望它是21世纪的游戏规则改变者。 」


于此同时,一些长期研究生理性别差异的科学家则深表不然,无论是乔伊的研究方法或结论,甚至是她明显的女性主义主张,都成为攻击焦点。 美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的神经科学家凯希尔(Larry Cahill)表示:「这篇论文把意识型态伪装成科学。 」他认为乔伊操弄统计方法以偏袒其假说(但不必然是有意识的操弄),其他评论则较为慎重。 马里兰大学医学院专攻大鼠生理性别差异的神经科学家麦卡锡(Magaret M. McCarthy)如此表示:「她的结果非常利落呈现出个体间的差异,但并不表示平均而言,男女没有差别。 」


至于乔伊本人,她同意基因、激素和环境都会导致脑中的性别差异。 她甚至同意,当我们搜集到一颗大脑中某些特定特征的足够讯息时,就可能以相当高的正确率猜出这颗脑是男性或女性的脑。 但我们无法反过来推论,亦即无法根据一个人的性别,预测出其个性或大脑中的细部结构型态及分子分布状态。 美国哈佛大学分子生物学家杜拉克(Catherine Dulac)认为,虽然乔伊的研究充满争议,但她的结论基本上是正确的。 杜拉克的小鼠研究呼应了乔伊的结果,显示出「个体间的差异极大」。 承认这项事实后,一连串关于男性或女性定义的讨论就此展开。 对神经科学家来说,找出脑中的生理性别差异已经不够,目前的争议重点在于这些差异的根源、程度以及重要性,可能会影响大众对生理性别与社会性别的看法(无论对科学家或一般大众来说), 也可能会刺激我们思考药物治疗方法是否该针对性别进行调整。 乔伊说:「整个社会都建立在一个假设上,就是我们的生殖器官把我们区分为两类,因此划分开来的不只是生殖能力或生殖可能性,也包括大脑、行为或心理特征。 人们假设这些差异具有一致性,也就是说,如果你有某项女性特征,那么你的其他特征也会倾向女性,但这并不正确,大多数人都是马赛克拼图式的性别。 」


正反主张


1800年代晚期,远早于磁共振造影技术(MRI)问世之前,男女大脑差异的主要测量指针是重量(人死亡后测量)。 平均而言女性大脑比男性大脑轻了140克,科学家因此认为女性应该没有男性聪明。 英国科学新闻记者萨尼(Angela Saini)在其著作《次等:科学如何错待女性,以及让故事重写的新研究》中描述,19世纪美国女权提倡者加德纳(Helen Hamilton Gardener,笔名)挑战当时社会观念的情境。 加德纳认为,大脑在身体的重量比或大脑与身体的体积比,应该与智能更有关系,不然如果只看大脑重量,大象不就比人类聪明? 加德纳死后,贡献自己的大脑给科学研究,科学家发现她的大脑比男性脑的平均重量轻了140克,但却和创立康乃尔大学大脑收藏中心(也是她大脑存放之处)的知名男性科学家的大脑一样重。 「只要校正大脑尺寸,大多数的男女差异都会消失或变得极小。 」芝加哥医学院的神经科学家艾略特(Lise Eliot)如此说道。


接下来一个世纪,在研究中发现明确生理性别差异的大多不再是神经科学家,而是研究性激素及交配行为的内分泌学家。 生理性别的决定过程,是一项非常复杂的程序,从胚胎时期X与Y染色体的基因组合开始,女性化或男性化的开关就会启动。 但除了生殖方面的性别差异外,心理及认知方面的生理性别差异也一直受到科学家关注。

相关热词搜索:大脑 男性 女性

上一篇:从致病机制找出解除疾病的方法
下一篇:最后一页

论坛新帖
医学推广
热门购物